意大利防务网首次对敏感的移民问题展开大讨论

意大利时间:2017-09-12 21:16 作者:admin 阅读:
街友们,大家好!今天的华人街小编带来一份特别的翻译,它来自意大利防务网,它第一次把非常敏感的移民问题,欧洲身份危机和意大利危险展开全国性的讨论。这是一份书评,也是一场辩论,华人街小编把新鲜出炉的它呈现给大家。

“带着愤怒与骄傲,开始了首次的,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的全国性讨论,涉及的议题包括了诸如移民问题,欧洲的身份危机,伊斯兰教的风险以及其与我们的价值观的不可协调性等问题。那是首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 意大利可以触及到所谓的政治正确,以及它会带来何种影响。事实上,当年能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问题带入到公众辩论的,也只有奥莉娅娜·法拉奇本人才能做到”。这就是意大利“日报”的文化和艺术部门的主编Alessandro Gnocchi,鉴于近年来在欧洲所发生的各种灾难性的事件,首次在他的书中展现的主题。本书写于奥莉娅娜·法拉奇在2006年去世的十年之后,在该书中所阐述的关于女作家奥莉娅娜·法拉奇思想的论据除了见于她的书《愤怒与骄傲》(2001年)之外,还有《理智的力量》(2004年),以及《奥莉娅娜·法拉奇采访自己 - 启示录》(2004年),其引导我们反思这样一个事实:“一个不爱国,对自身文化没有一点自豪感的意大利,可能会被穆斯林移民的强烈的身份诉求所压倒。[...]欧拉伯(Eurabia)已经是一个现实。我们的各个城市中包含了信奉伊斯兰教法的城中城。城市的管理者们已经在穆斯林占主导聚居的社区中放弃了实施意大利的法律”。然而,当年有许多的评论家,在无法被说服的时候,看不到法拉奇的论据中的优点,而是称她“更喜欢以夸张的言论,对次要问题进行辩论。正是在这一点做到了政治正确:把注意力从现实转移到了描述文化甚至政治的毫无根据的措辞的印象上去了。奥莉娅娜·法拉奇虽然当年有着其明确的立场,却不得不去反思意大利在世界上所要承担的作用,以及在新千年开始的时候,作为意大利人意味着什么。而这些问题直到至今仍然有待于回答”。

这场辩论不仅仅是限于意大利,而且也见之于法国,法国作家Renaud Camus在他的书《大替换》中,探讨了由于人口的不平衡,而导致国家,文化和宗教身份的丧失的问题,还有记者Eric Zemmour和他的书《法国自戕》。就连在英国也有一个热烈的辩论,参与的有记者Cristopher Caldwell(《欧洲的最后革命》的作者),和学者Paul Collier (《大迁徙 - 移民如何改变世界》的作者)。Giovanni Sartori,在《多元主义,多元文化和外国人》(2000年)和《多民族社会论》(2002年)中也涉及到了棘手的移民问题:“移民绝对不会放缓,而是会增长。因此,会出现整合的问题。给予公民身份不是一个正确的方法。要成为公民,你就必须承认并接受所欢迎你的社会的那些根本支柱。但是,如果移民是来自于文化宗教合一的,政教一体的给国民灌输了信念的国家,这将是非常困难的,也许是根本不可能的。穆斯林只向其信徒承认完全的公民身份。[...]伊斯兰教不承认国家和教会之间,法律和宗教之间的分离。原罪是我们文明的基础”。因此,法拉奇不是欧洲唯一一个试图反思未受控制的移民的对未来所造成的影响的人。然而,在当年,她曾受到了那些甚至是赞扬过她的人的猛烈攻击,直到2001年9月11日,甚至还有很多人争辩说,她所患的癌症损伤了她的大脑,使她犯了伊斯兰恐惧症,而她的三部书是一个难以理解的病重的女人的谵妄。企图让这位女作家由于这三部书而被终裁剥夺信誉 - “这也是对政治正确和文化体系中的伪善的一个反击” - 这种伪善称“与伊斯兰教的对抗不是一个针对移民的战斗。这是一场对在民主国家中引入神权政治的战争。这是一场针对于使整个欧洲屈服于腐朽和道德衰败的冷漠态度的战争。这是一场针对那些把自己的文化屈从于他人的文化,以赦免殖民主义的罪恶,或符合政治正确的公知们的战争。这是一场针对于欧洲的放弃自己的身份, 以容纳他人的意识形态的战争。即便是那些‘他人’,正如法拉奇所称,无意整合和蔑视其接纳国的文化”。她的去世使得她无法看到复仇的今天。

(华人街网站编译:杨贤政先生,编辑:末代华侨,来源:意大利防务网 ilgiornale.it  雅虎图片  图:网络,转载请注明意大利华人·街:huarenjie0039)

(责任编辑:意大利客服)

上一篇:维琴察一女子将电话借给男子打电话后消失...
下一篇:外媒:注重服务态度 意大利华人...

国外影视网广告图片

588广告图片


微信广告图片